为防止政府内部出现疫情 日本首相副相不再同席开会


根据核查掌握的情况,认定: 涉事报告书部分内容与我所编写的环评报告《湛江港30万吨级航道改扩建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》定性分析部分相同或高度相似, 确实存在抄袭;徐玉芬未按规范程 序经我所审核同意,私自对外提交公示文件,造成恶劣影响,负有直接责任;我所作为《深圳湾航道疏浚工程(一期)海域使用论证、环境影响评价和潮流泥沙数学模型专题报告》技术咨询合同承担单位,对职工职务行为监管不到位,导致徐玉芬未严格执行规章制度,在未审核盖章情况下擅自提交成果文件。

9.2020年3月31日,我所针对《深圳湾航道疏浚工程(一期)环境影响报告书》涉嫌抄袭事件,召开学术委员会。经学术委员会审查,该报告部分内容与我所完成的《湛江港30万吨级航道改扩建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》定性分析部分相同或高度相似。

2020年3月28日,我所针对《深圳湾航道疏浚工程(一期)环境影响报告书》涉嫌抄袭事宜,启动内部核查工作。随后,我所在中科院有关部门指导下,就涉事公示文件的有关情况依法依规开展调查。

6.徐玉芬向项目建设单位提交的涉事公示文件,未按照研究所ISO9001:2015质量管理体系进行全过程质量控制,未经研究所内审、管理部门审核和盖章。

8.涉事公示文件在公示过程中,引起社会公众关注,我所分别于2020年3月28日、29日发布《关于深圳湾航道疏浚工程(一期)环境影响报告书公示相关信息情况的说明》《关于深圳湾航道疏浚工程(一期)环境影响报告书涉嫌抄袭情况的说明》。

7.徐玉芬在研究所开展调查后提供核查的文档资料内容,与涉事公示文件有多处变动,并存在与公众质疑内容页码不符。

4.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》《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办法》等相关法律法规要求,为进一步做好公众参与工作,深圳市交通运输局分别于2020年1月19日、3月3日,开展深圳湾航道疏浚工程(一期)环境影响评价第一、二次公示。

3. 徐玉芬接到委托后,2019年12月4日,开始海域使用论证报告书编制工作;2019年12月26日,委托广州润海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开展数值模拟工作;2020年1月10日,委托注册测绘师夏先荣进行现场踏勘工作;1月11日,夏先荣进行现场踏勘;2020年1月17日,开始海洋环境影响报告书编制工作;2020年1月期间,对2017年10月和2018年3月两期水质、沉积物调查数据进行分析计算;2020年1月17-20日期间,广州润海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分别提供水质环境影响预测、溢油风险预测、泥沙冲淤环境预测、水文动力影响预测与评价成果;2020年1月底,对业主提供的底泥检测结果进行分析计算;2020年2月,绘制宗海位置图、宗海界址图、宗海平面布置图;2020年2月18日,绘制用海位置图、平面布置图、遥感影像图;2020年3月2日,把悬沙扩散包络线与海域开发利用现状进行叠加,得到悬沙扩散影响范围图;2020年3月,对2017年10月和2018年3月两期水质、沉积物调查数据重新进行分析计算;2020年1-3月期间,完成项目地理位置图、疏浚范围图、开发利用现状图、开发利用现状与悬浮泥沙叠置图、调查站位图、论证范围、权属现状图、水深图、环境敏感目标图、施工期环境监测图等相关图件制作。

2.停止徐玉芬所有项目工作,进行调查整顿,在征得委托方同意的前提下,由相关业务管理部门协调其他人接手。

中央指导组成员 卫生健康委主任 马晓伟:着力提高临床救治的针对性、创造性、整体性,做到“五个结合”。一是基础医学与临床实践相结合,依据病理解剖等显示的靶器官损害,采取针对性更强的治疗手段,把握临床主要矛盾,注重早期识别重症,早期开展有创机械通气、早期供氧、早期提供支持疗法、早期施行抗凝,实施多器官功能保护等手段,做到关口前移,精准施治。二是前方救治与后方支持相结合,发挥后方资源优势,借助信息化手段,开展远程多学科会诊,对治疗时机、手段和剂量等予以全面指导。三是医疗与护理相结合,重视基础护理、重症护理、专科护理和心理护理,及早发现病情变化,注重细节,护理到位。四是医疗与管理相结合,建立了联合诊疗组织管理体系和有效的运行机制,为救治提供可靠制度保障。五是中医药与西医药相结合,促进中医药深度介入预防、诊疗、康复全过程。